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要闻 > 工作动态
索引号: 431100010/2018-03075 分类:  
发文机关: 市司法局 发文日期: 2018-10-08 10:55
名称: 倾满腔热血  撒一路芬芳——记湖南省新时代“最美法律援助人”黄中子先进事迹
文号 :    
倾满腔热血  撒一路芬芳——记湖南省新时代“最美法律援助人”黄中子先进事迹
2018-10-08 10:55           来源: 【字体:   打印

黄中子,系湖南省永州市蓝山县--湖南昱众律师事务所律师。2012年至2017年,他连续五次自愿参加了司法部、团中央、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组织开展的中国“1+1”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为法律服务资源匮乏的中西部地区开展法律援助志愿服务。五年来,他先后被派遣至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傈傈族自治县、新疆自治区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乌鲁木齐县、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广西自治区河池天峨县从事法律援助工作。在多年的西部法律援助工作中,他爱岗敬业,勤勤恳恳,甘守寂寞,任劳任怨的坚守在西部边疆服务地,应援尽援,优质优援地为西部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妇女及农民工等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服务,积极为维护困难群众权益保驾护航。2013年以来,他先后获得“全国优秀法律援助律师”、“全国百姓心中最满意的模范志愿律师”、“湖南省公益律师之星”、“永州市杰出青年卫士”、“湖南省最美青年卫士”、“2016年度中国1+1优秀法律援助律师”等多项荣誉称号,2018年他被评为湖南省新时代“最美法律援助人”。

一、实现人生价值,投身西部法律援助

2012年4月,当黄中子报名参加中国“1+1”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时,家乡不少人都感到十分诧异,不断有人问他,你作为一名从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出身、从事法律服务七八年,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一定人际关系和知名度的一名律师,为什么要放弃稳定的现有的一切去参加志愿活动?当时,他回答:“为了尝试自己律师人生中的一种特殊体验,突破物欲去共同塑造中国律师的职业形象”。

开始,妻子是坚决反对的,孩子还那么小,家里经济虽然刚刚稳定,但却算不上富足,家里需要他黄中子对妻子说:这是宿命里的决定,如果不去,我今生都不会快乐!如果你爱我,就请支持我一次!......最后,黄中子的父亲鼓励道孩子还小,就交给我来带吧,你们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就抓紧时间去实现!儿子,做得好一点,你是我的骄傲!......

就这样,黄中子踏上了五年的援边、援疆之路。

二、克服重重困难,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当黄中子来到位于云南维西傈傈族自治县时,他发现条件比想象中的更艰苦。维西属于滇西北山区,交通不便,经济发展滞后,法律意识淡薄,自然环境艰苦,办公条件简陋。他住的地方除了一张床,一无所有,洗脸刷牙都要到公用卫生间里去。冲凉洗澡更麻烦,要趁晚上夜深无人时,在卫生间里冲。这一切的一切让他刚来时的信心,似乎荡然无存,不只是因为艰苦,而是他真正感受到了肩上任务的沉重。

走进受援地司法局为提供的办公室时候,已经有好几个申请法律援助的人在等着面对那一双双充满眼神的眼睛,看着那一张张困苦无奈的脸庞,在心底默默发誓不求功名,不求富贵,只求能好好地帮助这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们,要在这平凡的岗位上,将工作扎扎实实地做好。不求轰轰烈烈,但求踏踏实实;不求涓滴相报,但求今生无悔。既然没有办法让自己的青春在大城市里书写年轻的乐章,那就好好地规划自己在西部边陲乡村的宁静之音吧!

2012年9月,维西傈傈族自治县攀天阁乡的村民罗某,

驻着双拐在母亲的陪同下来到他的办公室,请求法律援助。经咨询了解,罗某时年22岁,在本村和某开设的农家乐里做服务员。2011年11月7日,和某非法存放在家里的大量开矿炸药意外发生爆炸,致多人死亡。这就是当地闻名的“11.7”爆炸事件。罗某玲本来准备年底结婚的,而这次爆炸让她失去了一条左腿,也让她年底结婚的想法彻底泡汤。为罗某办理好法律援助手续后,黄中子认真为她写好了诉状,交至法院。然后是繁琐的调查取证,整理材料,准备开庭等工作。为了核实证据材料,黄中子先后5次驱车到离县城80余公里,需艰难行走近三个小时车程的偏僻山村进行调查取证。

法庭上,他一方面代表当事人义正词严地提出赔偿请求,另一方面庭下找到和某家属,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敦促其家属积极代为履行赔偿义务,以取得被害人谅解,为被告的从宽量刑争取机会。通过数次苦口婆心的耐心劝告、法理解释和调解,和某家属最终答应代为赔偿,支付了罗某73万余元的人身损害赔偿款。

黄中子离开云南时,装上假肢的罗某与送别一起,站在车站站台依依不舍含泪别,大伙拉着的手不住叮嘱:黄律师,你要常回来看看呀!

看到了这一幕,黄中子的妻子突然问他:你下一年还法援吗缓缓地坚定地回答“嗯,我要去新疆......妻子沉默了一下,说好,那我回家上班和带孩子,家里的事就交给我吧......

三、矢志不渝,甘当法援铺路人

一年的援助期很快在繁忙中度过,黄中子决定,要做一粒种子,继续扎根西部,将志愿援助变成自己的事业。

2013年7月,被派往了中国的北疆--新疆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继续在西部地区从事法律援助志愿工作。2014年7月,他又被派往新疆乌鲁木齐县工作。

在新疆,积极参与地方法律援助工作。在回族大妈马梅英的上访调解工作中,耐心劝导,又多方协调,终于调解斡旋成功,为大妈争取了政策性补偿金,让大妈从此息访息讼;在甘肃民工高某十余人追索劳动报酬一案中,冒着严寒,无数次奔波于零下二十多度的工地厂房之间,为当事人追索到被拖欠的劳动报酬款20余万元,让他们能及时返乡过年。新疆的冬天虽冷,冷不了黄中子那颗火热的法律援助心。

2015年7月,他来到青藏高原海拔4500多米的高海拔地区--西藏那曲。这是中国境内海拔最高的一座城市,整个市区没有树木,没有灌木,高寒缺氧是这个城市的显著特征。

在那曲,黄中子努力克服高原缺氧,气候寒冷,语言习俗不通等困难,积极接受法院指定,为未成年人开展刑事案件法律援助辩护10余起,受理农民工追讨欠薪案件14起、人身损害赔偿案件3起,为藏区困难群众免费代书120余份,解答法律咨询近千件。

在这里,黄中子多次深入草原深处偏远牧区,为藏族老妈妈提供上门法律援助。老妈妈被车撞伤,儿女远在拉萨务工,大量牲畜无人照管无法入院治疗,只能在家休养。黄中子多次驱车深入牧区,来到老妈妈的家,问询情况、了解案情,为老妈妈作特别授权代理,并全部代理了立案起诉、开庭、判决直至申请执行,最后将执行款送到了老妈妈手上。老妈妈含泪收下赔偿款,坚持拖着病腿,亲手给做了香浓的酥油茶和糌粑。不久,老妈妈又让儿子带着她,驱车数百公里,给黄中子送来了洁白的哈达和感谢的锦旗,老妈妈含着泪,拉着黄中子的手,说着藏语,一遍遍的双掌和什感谢,一次次的鞠躬。虽然听不懂老妈妈的话,但她的感激的神情依然让黄中子感觉到,法律援助律师的意义是如此的重要!

2016年7月,结束了对西藏那曲的援助工作后,黄中子又马不停蹄地来到广西河池天峨县,在这个云贵高原边缘上的偏僻县城继续开展他的法律援助工作。

在这个留守儿童居多的小县城,未成年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一到天峨,黄中子便主动联系教育部门,在这里开展校园巡回法制讲座,为孩子们讲解法律规范和自我保护知识。一年中,他走进校园,开展未成年法律知识讲座5场次;接受天峨县六排镇六排村委聘请,担任村法律顾问,在村里开展法制讲座3场次;接受法院指定,办理未成年犯罪案件8件;接受天峨县检察院邀请,参与办理刑事案件羁押必要性审查公开听证程序案件1起;办理普通民事法律援助案件10余起。2017年春节期间,黄中子成功办理了天峨县岜暮乡退耕还林护坡工程案件,该案是一起涉及130余人近百万元劳动报酬的大型农民工讨薪案件,为农民工们追回劳动报酬80余万元,有力地维护了涉事地区的社会稳定。

四、不忘初心,坚持帮助需要的人

一个人在外,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从事法律援助工作,最大的困难不是语言不通,不是习俗不同,也不是生活条件艰苦,更不是环境恶劣,而是孤独寂寞和无尽的思念。

每到夜幕低垂,黄中子一个人在宿舍,有一种寂寞会如影随形,它叫思念,思念爱人,思念孩子,思念父母.....出来已经第5年了,刚出来的时候,孩子才4岁,现在,他已经小学三年级了,在他印象里,爸爸总是在很远的地方工作,别人都有爸爸妈妈接送上学放学,而他,却总是爷爷奶奶接送,别的孩子逢年过节,都是爸爸妈妈带着去玩,而他,也只有爷爷奶奶领着他去看看热闹!以前每一次,他给黄中子通电话的时候,都说: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什么时候带我去广场玩呀?”黄中子只能一次一次的哄着孩子,爸爸很快就回来了......孩子总也等不到爸爸回来慢慢的,儿子开始不接他的电话了,甚至通过爷爷奶奶拒接爸爸的电话不接不接,没什么好说的......这话让千里之外的黄中子,格外心酸,特别的不是滋味!

父母也一天比一天老了,父亲以前高大伟岸的身体,也慢慢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慢慢佝偻。尽管每次电话里,父亲都故作轻松说,没事,身体好着呢,但黄中子依然能够感受到,父亲老了。直到那天,2016年12月25日早上,黄中子正在准备开庭的材料,是一起未成年人盗窃摩托车的案子。突然电话响了,妻子在电话里哽咽着告诉他:快回来,咱爸身体不好住院了,是心脏病,医生说要住进ICU...稍懂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ICU意味着什么,刹那间,黄中子懵了,父亲是一个老实本分的老人,这五年,他和母亲默默担起家庭责任,为抚养孩子,照顾、接送他们上学下学五年间风雨无阻。

犹记得父亲当初对说的话:...儿子,你们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就抓紧时间去实现!儿子,做得好一点,你是我的骄傲!...瞬间黄中子泪盈满眶,办公室的同事看神情不对,问怎么回事?要不换人去开庭或者跟法庭协商推迟延期开庭?强制压抑住眼泪,说没事,去开庭吧就这样,心里牵挂着父亲,黄中子以一个律师的身份为那个问题少年做了请求免予处罚的辩护,又在法庭上以一个父亲角色苦口婆心对一个犯错的孩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进行了教育,直到孩子真心低头悔过,就这样坚持着开完庭。一开完庭,他马上定票,千里辗转,在第三天回到家看到自己的父亲,插着氧气管躺在床上,那一黄中子潸然泪下......所幸,父亲在转到市级医院进行手术后,又慢慢恢复了。父亲病刚好,又挥手让回服务地,他说去吧,我身体好了,孩子我还能看着,你在那边有事,就别耽搁了,回去吧......”。黄中子是一步三回头离开家乡的,因为,家里实在让牵挂!

五年来,黄中子没有停止援助的脚步,每到一处,都以认真细致、不惧困难的工作态度,积极为群众权益维权护航。他的付出,得到边疆群众和各服务地地方党委政府的一致肯定和好评。五年来,他接待法律咨询近万人次,为受援地当地干部群众讲授法治课50余杨次,办理法律援助案件200件,为受援群众挽回经济损失近600万元。

由于家庭的原因,黄中子不得不告别西部,结束了五年的援边工作,回到了家乡。但依然坚守自己法律援助初心,时刻不忘自己身上担负的作为一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律师的社会责任,积极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他说:五年青春奉献给了祖国的边疆,奉献给了边疆的父老乡亲,但我觉得,这五年的宝贵经历是我一生最大的财富!今后的日子里,我依然会秉持初心,坚持法援,积极为需要法律援助的人提供法律援助,为社会的公平和和谐尽自己一份努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

主办单位:永州市司法局 湘公网安备 43110302000125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4311000009

永州市司法局版权所有   湘ICP备05009375号  电话:6227091  技术支持:开普云 网站地图